• <ruby id="ttmvg"></ruby>
    <span id="ttmvg"><output id="ttmvg"></output></span>

    <span id="ttmvg"><blockquote id="ttmvg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  <optgroup id="ttmvg"><li id="ttmvg"></li></optgroup>

  • 記者再走長征路|一張宣傳單透露出的紅軍精神

    來源:新華社責任編輯:楊一楠2019-08-05 21:54

    新華社武漢8月5日電(新華社記者)這是一張歷經烽火歲月的宣傳單,如今上面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辨。“長征是宣言書,長征是宣傳隊,長征是播種機。”這張《什么是紅軍》的宣傳單,15行、不足500字,語言通俗易懂,將紅軍的宗旨、任務及有關政策,闡述得一清二楚。

    鄂陜交界的湖北省十堰市鄖西縣,素有“秦之咽喉,楚之門戶”之稱,也是紅二十五軍長征途中創建鄂豫陜革命根據地的核心區。記者一路走來,追尋這張紅軍宣傳單背后的長征故事。

    15行、不足500字 記錄紅軍長征歷史

    “紅軍一到那地就沒收土豪的糧食東西分配給窮人,幫助窮人免除一切捐稅,不交租不還高利貸。”

    ……

    15行、不足500字,淺顯易懂,這張已有些褪色的宣傳單背后,承載的是紅軍長征的記憶。

    1935年2月,紅二十五軍在鄖西召開萬人軍民大會,紅軍“打土豪、分田產”的主張贏得了在場群眾的支持,許多人當場報名參加紅軍,其中就有徒步20多里來到會場的李玉才。

    “紅軍是窮人的隊伍,我爺爺信任紅軍,堅定地跟著紅軍。”李玉才的孫子李登科說,爺爺因為頭腦靈活、打仗機警,四個月后成為一名副班長。

    然而,就在此時,他接到妻子劉立英的口信:母病重,速歸。

    “拿好這張宣傳單,回到家鄉后,講給你信任的人,繼續擴大紅軍力量。”與紅軍分別之際,上級給李玉才留下了這張宣傳單。

    一路上,為了躲避反動民團的搜查,李玉才將宣傳單縫在衣服的夾層里。到了家中,面對日益嚴酷的白色恐怖,他將宣傳單交給妻子,自己躲進深山密林。

    “你要用生命擔保宣傳單,不能透露它的下落。”臨行前,李玉才囑咐。

    劉立英用布將宣傳單包好,藏到房檐的縫隙處,還用磚頭將縫隙封了起來。

    李玉才離家后,反動民團為了找到這張宣傳單,將劉立英吊起來打、用錐子扎,但她堅決沒說宣傳單的去處。

    每次看到奶奶身上的累累傷痕,李登科都能感受到,這個不識字的農村婦女的堅貞。

    1981年,劉立英將保存一輩子的宣傳單,交給了鄖西縣委原黨史辦,了卻了這樁近半個世紀的承諾。

    一名“抗捐隊”宣傳委員對紅軍的信仰

    湖北口回族鄉虎頭巖村丁祥根的家中小院,寬敞干凈,記者圍坐在丁祥根的跟前,聽他講述自己的爺爺丁敬禮與紅軍的故事。

    1935年,丁敬禮為了反抗地主的壓迫,參加了紅軍組織的抗捐隊,因為讀過書,還經常給人“做道場”,他擔任了宣傳委員。《什么是紅軍》講述的紅軍政策,讓他看在眼里,記在心上。

    “紅軍到來之前,窮人都吃不好穿不好,并不是那一代人沒用,是那個年代國民黨的政策壞,把老百姓剝削成那個樣子。”丁祥根從小就聽爺爺的故事,對于貧窮,也有著自己的人生體會。

    “打富——救貧哎,打富救貧吶……”丁祥根模仿著,唱起爺爺當年自編的紅軍歌謠。

    穿過嘹亮的歌聲,我們仿佛看到了當年丁敬禮對紅軍那份“鐵桿粉絲”的模樣,他走村串戶,把紅軍精神的內涵,唱給父老鄉親們聽。

    丁敬禮還把自己的大兒子送到紅軍隊伍中去,跟隨主力部隊一路長征北去。

    丁敬禮的活躍宣傳表現,也傳到了反動民團的耳中,他成了敵人的眼中釘、肉中刺。1935年7月,紅軍大部隊北上后,丁敬禮不幸被抓。

    為了封鎖紅軍宣傳的主張政策,反動民團將丁敬禮迫害致死。而直到丁敬禮犧牲那一刻,他也沒有改變自己對紅軍的信仰。

    如今,丁祥根的兒子丁家貴,早已是一名共產黨員,作為村干部,他正在為脫貧攻堅決戰,發起新一輪的沖鋒。

    一呼百應 “大家一家”

    “這地方以前每次鬧土匪或是有軍隊經過,老百姓都要跑。再加上國民黨宣傳說,紅軍都是紅頭發,挖人眼睛,所以一開始大家對紅軍非常害怕。”67歲的關防鄉二天門村村民賈開化說。

    賈開化告訴記者,當年,這一帶的土地都被周、桂兩家地主占有,農民只能打工交租,來換一口飯吃。找不到活兒干的時候,只能餓肚子。

    “紅軍一來,地主都跑了。紅軍沒收了地主的田產,分給窮人。紅軍給大家宣傳‘打土豪、鏟惡霸’的政策,到處張貼‘沒飯吃的農民,快來參加紅軍’‘有事商量、大家一家’的標語,老百姓都積極擁護支持紅軍。”賈開化說。

    鄖西縣原史志辦主任李仁喜認為,國民黨反動民團對老百姓的壓榨極重,很多群眾生活非常苦,喝的稀飯甚至能照出人影來。這也是紅二十五軍比較容易組織和發動群眾,得到迅速壯大的原因之一。

    “當年這個地方很多人參加了紅軍,我們村那時一共78戶人家,有76人報名參軍。”賈開化說。

    在鄖西縣革命烈士紀念館,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紅二十五軍在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充實了力量,來時部隊2500余人,只用幾個月時間,就發展到包括地方游擊師、“抗捐隊”在內的6000多人,不少群眾在支援保護紅軍中犧牲。

    時至今日,鄖西人民仍然珍藏著那張紅軍留下的宣傳單,上面所寫的“紅軍與窮人關系特別親愛”今天讀來,仍感親切溫暖。(記者李偉、王作葵、張鐸、張金娟)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    分享到


    悠悠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