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uby id="ttmvg"></ruby>
    <span id="ttmvg"><output id="ttmvg"></output></span>

    <span id="ttmvg"><blockquote id="ttmvg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  <optgroup id="ttmvg"><li id="ttmvg"></li></optgroup>

  • 寫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之際:人民軍隊永遠是戰斗隊

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王 雷責任編輯:喬楠楠2019-08-01 09:31

    引言

    92年來,人民軍隊在武裝斗爭中誕生、在浴血奮戰中成長、在強敵重壓下百煉成鋼。從“黃洋界上炮聲隆”到“四渡赤水出奇兵”,從平型關大捷到千里躍進大別山,從血戰長津湖殲滅美軍一個團到三軍協同攻占一江山島……我軍始終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,以相對落后的技術裝備和匱乏的物質保障迎戰強大的對手,卻能從小到大、由弱到強,攻無不克、戰無不勝,用勝利改變歷史的進程,創造出以劣勢力量戰勝優勢力量的戰爭奇跡,成長為世界軍事舞臺上的強軍勁旅。在人類社會快速步入智能化時代、戰爭形態發生急劇變化的今天,回望人民軍隊的戰斗歷程,有助于我們洞悉這支軍隊在戰火中鍛造的獨有特質、解析打贏未來戰爭的制勝密碼。

    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是我軍戰無不勝的根本

    聽黨指揮是人民軍隊的命脈所在,是我軍自誕生以來毫不動搖始終堅持的建軍之本、強軍之魂,更是我軍戰勝強大敵人和艱難險阻的力量根本。一個人的脊梁,不是骨頭,而是精神;一支軍隊的脊梁,不是武器,而是軍魂。人民軍隊能打敗一個個強敵,首先是贏在政治上。

    從“三灣改編”創造性地把“支部建在連上”,到古田會議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原則和制度正式定型,紅軍正是在這個生存發展的根本性問題上堅定不移,才能夠歷經艱險而不潰散。1928年7月,改編后的紅三營在夜行軍中遭遇襲擊,部隊被打散,負責收容工作的羅榮桓焦急萬分,待天明后清查人數才發現,只丟了一個擔架兵。9月26日,部隊返回井岡山,羅榮桓發現當初失散的那位擔架兵早已返回。他感慨萬千:這次遠征,行程數百里,打了十幾仗,卻沒有一個開小差的,成為拖不垮、打不爛的紅色鐵軍,都是“三灣改編”改出的好氣象。

    危急時刻,人民軍隊始終是黨的鋼鐵長城。五晝夜湘江血戰,是紅軍自創建以來受損最重、最為慘烈的一次戰役。激戰中各師各團的建制被打亂,戰士跟著干部沖,群眾跟著黨員走,與敵人展開你死我活的斗爭,殺出一條血路。紅34師作為整個中央紅軍的后衛,在掩護黨中央和中革軍委順利過江后,遭敵重兵包圍,被阻于湘江以東。師長陳樹湘以下六千閩西子弟戰死沙場。戰斗如此殘酷、犧牲如此巨大,而紅軍沒有被壓垮擊潰,憑的就是“保護黨中央”這個鐵的意志。

    跟著黨就是方向,跟著黨就是勝利。長征途中,每天天上幾十架飛機盤旋轟炸,地上幾十萬大軍圍追堵截。各路紅軍歷經百余次大小戰役戰斗,擊潰殲滅敵軍數百個團,人數由出征時的30萬驟減為4萬余,卻最終能夠實現戰略大轉移,創造出人類戰爭史的奇跡,其根本原因在于,遵義會議確立了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中央的正確領導。毛澤東深刻指出:“誰使長征勝利的呢?是共產黨。沒有共產黨,這樣的長征是不可能設想的。”只有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,才能在如此艱難困苦的環境下始終聽黨話、跟黨走,在九死一生的歷程里愈挫愈勇,在血色征途中越戰越強,成為永不變色的百勝雄師。

    正確的軍事戰略指導是我軍戰無不勝的關鍵

    戰爭是階級斗爭的最高形式,是流血的政治,是國家與國家間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社會、文化、科技等因素的綜合較量,從宏觀上全局上把握戰爭的發展趨勢,抓住軍事活動的主要矛盾,才能做出正確的戰略指導。在中國革命戰爭和鞏固國防的歷程中,以毛澤東為代表的老一輩革命家在歷史的關鍵時期,每每做出高瞻遠矚的正確戰略決策,在政治的高度上為中國革命戰爭和軍事斗爭指明了勝利的方向。

   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,“亡國論”“速勝論”一時甚囂塵上。在延安的窯洞里,毛澤東奮筆疾書,寫出了著名的《論持久戰》。在這部著作中,毛澤東科學預見了抗日戰爭的基本趨勢和前途,對造成這種局面的中日雙方的基本特點進行了深入分析,指出在敵強國我弱國,敵小國我大國,敵退步我進步,敵寡助我多助的情況下,中國抗戰必定要經歷戰略防御、戰略相持和戰略反攻的三個階段,在理論上清晰闡述了“最后勝利屬于中國而不屬于日本”的科學論斷。

    在持久勝敵的戰略指引下,人民軍隊深入敵后,在敵人的薄弱地帶開辟建立廣闊的根據地,作為持久抗戰的戰略堡壘和依托。堅持“基本的游擊戰,但不放松有利條件下的運動戰”的作戰方針,通過游擊戰、運動戰、陣地攻堅戰的巧妙運用,將一場大規模戰役細化為一系列小規模作戰行動。正如毛澤東在《論持久戰》中指出的:“不要以為少打大仗,一時顯得不像民族英雄,降低了資格,這種想法是錯誤的。游擊戰爭沒有正規戰爭那樣迅速的成效和顯赫的名聲,但是‘路遙知馬力,事久見人心’。”抗戰勝利之時,我軍先后開辟出華北、華中、華南、東北四大敵后戰場,總計作戰12萬余次,殲滅日、偽軍171萬余人,收復國土100余萬平方公里,解放人口總計約1億,成為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。

    正確的軍事戰略方針是我軍戰無不勝的關鍵。中國革命戰爭的進程和結局也表明,兵力弱、裝備劣的我軍不僅英勇抗擊了兵力強、裝備優的敵軍,而且在戰爭中發展和壯大了自己的力量,逐步轉變了戰場上的敵我力量對比,最終贏得了勝利。

    堅持和實行人民戰爭是我軍戰無不勝的法寶

    軍隊打勝仗,人民是靠山。人民群眾是我軍立于不敗之地的堅強后盾,是戰無不勝的力量源泉。歷史證明,中國革命戰爭和軍事斗爭所取得的輝煌勝利,都是人民戰爭的偉大勝利。

    朱德向史沫特萊講述人民軍隊的戰術時說:“國民黨軍隊完全采用經常看到的日本軍事戰術,永遠以一路縱隊前進,前有前衛,旁有側翼。除了這些,他們就什么都不懂了。可是我們分成了小股的快速部隊,進入他們的后衛和側翼,把他們切成幾片。這種戰術并沒有什么秘密,任何人都可以學會,軍閥們后來也想用來對付我們。他們卻失敗了,因為游擊戰術不但需要熟知戰斗地區的地形,還要有老百姓的支持。人們都痛恨國民黨軍人,暗地里偵察他們的行動,伏擊他們的小股部隊和散兵,并且俘虜他們的運輸隊。這種情況后來發展到敵軍只要看到遠處有一個赤腳農民望著他們,就不敢向前移動。”真正的銅墻鐵壁是群眾,是千萬個真心實意擁護革命的人民群眾,所以毛澤東說:“革命戰爭是群眾的戰爭,只有動員群眾才能進行戰爭,只有依靠群眾才能進行戰爭。”

    解放戰爭期間,110萬農民群眾加入人民軍隊。遼沈、淮海、平津三大戰役,支前群眾達到886萬人,大小車輛141萬輛,擔架36萬余副。黑山阻擊戰,400多民工犧牲在戰場上;臨汾戰役,10萬副門板送到戰場,一時間臨汾百姓“夜不閉戶”;渡江戰役,第三野戰軍短短一個月時間籌集1428艘大小渡船,蘇北19000余名船工奮勇支前,人人“爭做渡江第一船”。歷史一再證明,我軍之所以從勝利走向勝利,就在于有人民這個靠山,就在于人民戰爭這個重要法寶,依靠人民則一切困難都能克服,任何強敵都能戰勝。

    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是我軍戰無不勝的精髓

    我軍歷來強調靈活機動、自主作戰,從游擊戰、運動戰到陣地戰、攻堅戰,從“敵進我退”到“把敵人擠出去”,從“讓開大路、占領兩廂”到“千里躍進大別山”,我軍始終秉承“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”的戰略戰術,并根據戰爭發展的不同階段,因時而變、順勢而為,在動態中尋求勝機、創造勝勢、謀求勝利。

    抗美援朝戰爭開始時,中央軍委曾計劃先防御再反攻,隨后根據戰場實際和美軍分兵冒進的情況,果斷改變原定計劃,實行運動戰,發揮我軍擅長近戰、夜戰的特長,以夜間攻擊、迂回穿插的戰法,連續發起五次進攻戰役,從鴨綠江邊一直打到漢城。當初那個揚言中國軍隊參戰就將遭受戰史上最大屠殺的麥克阿瑟,在短短一個多月后卻驚呼,中國軍隊有可能把在朝美軍殲滅。其后,面對美軍技術裝備的絕對優勢,我軍在深刻總結前五次戰役經驗教訓的基礎上,辯證考察敵我優劣,提出持久作戰、積極防御的戰略方針,實行了由運動戰向陣地戰的戰略轉變,牢牢掌握戰場主動權。在與強敵對峙期間,志愿軍以坑道防御體系為守,以“零敲牛皮糖”的戰法為攻,積小勝為大勝,最終迫使世界頭號強國妥協停戰。美軍畏懼的不是中國軍隊的武器,而是“不按規矩出牌”的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。

    “運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”毛澤東特別強調,共產黨打仗,沒有什么老樣。縱觀人民軍隊的戰爭史,不畏強敵、以我為主,總是能夠在強敵之弱、我方之長上找出勝利之光,在全局的劣勢中形成局部的優勢,積極主動地打擊敵人,相機奪取最終勝利。

    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是我軍戰無不勝的基礎

    戰爭年代,我軍之所以能夠戰勝一切艱難險阻,一個重要的法寶就是我軍具有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。人民軍隊正是憑著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,憑著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”的戰斗精神和壓倒一切敵人而絕不為敵人所屈服的英雄氣概,書寫了一個又一個以少勝多、以劣勝優的戰爭史詩。

    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,是在血與火的戰爭考驗中培育出來的。我軍的十大軍事原則之一,就是發揚勇敢戰斗、不怕犧牲、不怕疲勞和連續作戰的作風。濟南戰役是解放戰爭戰略決戰前夕進行的一次大規模城市攻堅戰,一舉殲滅國民黨守軍10萬余人,徹底粉碎國民黨的“點線防御計劃”,就此拉開戰略決戰的序幕。在濟南戰役中,我軍官兵發揚一往無前、不怕犧牲、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,在8天8夜的連續戰斗中,沒有一刻停止進攻的腳步。特別是在最后一天內城進攻作戰時,部隊已連續戰斗七晝夜,官兵極度疲憊,生理和心理都已達到極限,就連守城敵軍也斷定,我軍至少需要休整3到4天才能發起總攻。為了不給敵人鞏固城防的時間,在“前進!前進!再前進!”的戰斗口號中,全體指戰員憑著鋼鐵般的意志和不怕疲勞、連續作戰的戰斗作風發起總攻,前仆后繼、勇猛向前,大軍所至有如排山倒海,使敵毫無喘息之機。濟南戰役勝利的關鍵在于我軍官兵的頑強意志和戰斗作風,在敵我雙方都極度疲憊的最后時刻,誰的意志更堅定、作風更頑強,誰就是最后的勝利者。

    人民軍隊的戰爭實踐反復證明,我軍之所以能夠英勇善戰、以劣勢裝備戰勝了國內外擁有優勢裝備的強大敵人,靠的是政治建軍的特有優勢,靠的是戰略指導的高瞻遠矚,靠的是人民群眾的衷心擁護,靠的是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,靠的是英勇頑強的戰斗作風。

    (作者單位:軍事科學院解放軍黨史軍史研究中心)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    分享到


    悠悠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