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uby id="ttmvg"></ruby>
    <span id="ttmvg"><output id="ttmvg"></output></span>

    <span id="ttmvg"><blockquote id="ttmvg"></blockquote></span>

    <optgroup id="ttmvg"><li id="ttmvg"></li></optgroup>

  • 營區建設,從“養眼”到“養戰”

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張雅東 鄭岳明 周遠責任編輯:李晶2019-08-05 06:16

    該團利用改造的老營區展開城市攻防戰斗演練。周彬 攝

    清晨,薄霧籠罩,緊急集合哨音劃破靜寂。隨即,裝備啟動、車輛編組、物資轉運,裝甲車沿著直達國道的戰備道路,分批次駛向疏散地域。

    盛夏時節,記者赴中部戰區陸軍某師“松骨峰英雄團”采訪,正趕上一場戰備演練,營院里濃厚的實戰味撲面而來。該師領導介紹:“部隊出動順暢,營區建設聚焦戰斗力功不可沒。”

    “以前重視綠化率等生態指標,居住設施不斷完善;如今更加突出向戰為戰。”參加演練的營房助理員杜凱棟介紹,營區建設正在從“住用生活化”走向“保障實戰化”。

    杜凱棟是個“老營房”,在他的記憶中,過去營區建設橫平豎直、方方正正,營房道路建設考慮美觀更多些。如今,交叉錯落的營區內,道路兩側是不同顏色草木修剪成的方向標,部隊集合、出動路線以及行進方向等戰備要素一目了然。

    “營區今天的面貌,折射的是戰備觀念更加深入人心。”采訪中,恰逢兩位上世紀80年代在該部服役的老戰士回營,目睹營區變化,他們感慨萬千:以前的營房講究整齊排列,房前屋后栽花種草;而今的營區建設,首先考慮訓練場地和戰備需求,打仗味濃。

    在展開“營區數字化建設”之初,團里急需新建模擬訓練室,營區內的38棵銀杏樹,成了建設選址的“攔路虎”。有人提議:將銀杏樹移出營區,方便訓練場改建。也有人提出不同意見:這些樹是50多年前部隊移防時種下的,夏披翠綠、秋落金黃,不僅是營區一道亮麗風景,更是部隊發展的“見證者”,怎能說移就移?

    面對各方聲音,團黨委經慎重研究,決定按數字化建設時間表繼續推進建設,妥善移栽老銀杏樹。不久后,一個覆蓋團、營、連三級的模擬指揮訓練系統建成并投入使用。3個月后,數字化裝備列裝,官兵嫻熟地操作裝備直接開赴戰術訓練場。

    走進裝甲車場,記者眼前一亮:車庫前設有一條主干道,四條分路,兩條環路,可實現多個編隊同時出入……裝備管理站站長麻春喜介紹,別看現在這里功能齊全、寬敞便捷,幾年前卻是另一副模樣。

    原來,舊裝甲車場為“三層階梯式”建造,靠幾代官兵撿石筑窩、依山就形壘起來,外表雖然壯觀,但不利于裝備出動。

    新質戰斗力建設等不得,也等不起,資源配置必須瞄準打仗需要。他們變依山建場為開山建場,實現裝備庫區和訓練場地“合二為一”,平時裝備使用與戰時緊急出動有機融合。

    營區配套一切為戰,戰備道路暢通無阻。營區建設從“養眼”到“養戰”的發展歷程,見證著我軍后勤建設向備戰打仗聚焦的腳步。

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    分享到


    悠悠影院